Facebook出手視頻會議軟件風口難立

原標題:Facebook出手 視頻會議軟件風口難立  在居家辦公成為主流的當下,眼看著視頻會議平台Zoom的用戶在3周內飆升1億,Facebook也坐不住了,當即宣布進軍視頻會議市場,MessengerRooms應運而生。強調不會犯對手一樣的安全以及隱私錯誤,Facebook進攻Zoom的意圖再明顯不過。再加上眾多入局者的蜂擁,視頻會議仿佛變身風口,只是to B業務有其特性,安全又是網絡的永恆主題,疫情過后視頻會議服務還能否依舊,可能還得另說。   “Room”對戰Zoom   擁有龐大用戶基數的全球社交媒體巨頭Facebook,沒理由看著Zoom在視頻會議這條邊路上走得風生水起而無動於衷。當地時間上周五,Facebook宣布,將推出新產品Messenger Rooms進軍視頻會議市場。   據了解,Messenger Rooms將允許最多50個人同時進行視頻通話,且沒有時間限制,完全免費。相比起來,Zoom隻有40分鐘的免費通話時間。如果需要更長時間的視頻通話則需要付費訂閱,且分為不同版本,每月價格14.99-199.9美元之間。   為了推銷這一產品,Facebook首席執行官扎克伯格親自出馬在當天的直播中宣布了這些功能。在接受The Verge網站採訪時,扎克伯格表示,新視頻功能的推出是為了順應公司向創建更多私人信息工具的轉變,“我們將在一段長時間裡面應對這個情況”。   疫情全球蔓延帶來的“居家令”是這一波視頻會議軟件走熱的重要推手。早在3月初,美國硅谷多家高科技公司開始要求員工居家辦公,按照當時的數據,僅蘋果、微軟和Facebook被要求居家辦公的員工就已將近10萬人,但當時美國確診人數尚不足200例,現在美國確診人數逼近94萬。   在此背景之下,視頻會議軟件乘風起。21日,Zoom首席執行官袁征表示,截至當日,已有超過3億人使用Zoom視頻會議應用程序,相較4月1日的2億激增了50%。而在去年12月,即疫情暴發之前,Zoom用戶僅為1000萬人。受此消息影響,Zoom股價當天大漲5%至150.25美元,較年初翻倍。   但Facebook推出Messenger Rooms的消息一出,Zoom當天股價下跌6%,市值瞬間蒸發超過58億美元。截至上周五收盤,Zoom股價報158.8美元,市值443.05億美元。對於Facebook入局帶來的影響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Zoom,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難逃隱私魔咒   在對戰Zoom這一點上,Facebook是認真的。在當天的線上直播中,扎克伯格很直白地說,“這段時間內看到其他人濫用視頻會議工具,我們試圖吸取教訓”。Facebook意有所指,3月底,Zoom爆發了一系列安全危機,受此影響,Zoom被多機構“封殺”。   4月9日,壓力之下的袁征出面,針對安全漏洞道歉,並承諾90天內解決問題。22日,Zoom又宣布即將推出5.0版本,Zoom將這一版本形容為90天安全計劃的裡程碑。   安全是Zoom的要害,現在這一點正被Facebook當作切入視頻會議領域的重要切口。但對於Facebook而言,隱私著實是個有些尷尬的話題。在用戶安全方面,Facebook一再強調不會收集用戶的會議內容,但就在推出Messenger Rooms的前一天,Facebook也才剛剛了結了一樁隱私大案。   23日,Facebook剛剛宣布與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就劍橋分析事件達成的和解獲得了聯邦法院的批准,Facebook付出的代價是50億美元的和解金。對於新應用的優勢及安全情況,北京商報記者聯系了Facebook,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   不過Facebook在劍橋分析事件上吃過的虧或許也有助於其在視頻會議領域開疆拓土。互聯網分析師楊世界稱,在視頻會議這個領域,Facebook其實要比Zoom有很多的優勢,第一,Facebook的用戶基數在那裡﹔第二,軟件的質量方面也比Zoom強,尤其是經歷過隱私泄露之后,Facebook在安全性方面肯定會優化很多。而Zoom實際上是疫情催化起來的,屬於邊發展邊迭代的產品,隱私泄露或者安全性問題就會有很多。   但互聯網分析師馮華魁分析稱,視頻會議軟件偏重於to B業務,與Facebook擅長的to C業務有很大的區別,to C是產品為王,但to B是銷售為王,做出產品還要根據客戶需求不斷做調整,如果用做產品的思維做企業端的事情往往也會陷入陷阱,更何況企業需求還存在著老板的明面需求和員工的實際需求的重合。此外,做企業端的服務通常虧損時間也要比做to C端的時間長,要知道Facebook成功之后,它自己開發的產品並不多,更多是以收購為主,未來還要看Facebook的推廣策略,且要注意疫情之后要怎麼布局。   視頻會議新風口?   盡管隱私問題橫亙在視頻會議市場,但在疫情蔓延且全面復工遙遙無期的當下,視頻會議或許仍然是個值得一試的市場。需要注意的是,視頻會議軟件並不是個新生的產品。2003年,即時通訊服務軟件Skype上線﹔三年后,Skype實現視頻聊天服務﹔2011年,微軟豪擲85億美元全資買下Skype﹔2016年Skype視頻聊天服務上線十周年時,Skype宣布跨越多種設備的視頻群聊服務永久免費。   不久前,微軟剛剛推出了Skype的Meet Now功能,最多可以在不下載應用的情況下提供50人通話。此外,Skype還提供了其他家庭友好功能,包括模糊背景選項,以及共享屏幕以查看文件和演示文稿的功能。當時,微軟也強調,Skype-to-Skype視頻會議使用端到端加密,包括屏幕共享、消息、視頻和文件傳輸。   這一領域的入局者還有谷歌。在近日的更新中,Google Meet視頻會議服務還引入了新的功能,包括類似於Zoom一樣的平鋪布局、適用於夜間視頻通話的低光環境增強以及能夠顯示單個標簽而非整個屏幕的界面。該公司曾提到,3月Google Meet的使用量是1月的25倍。   入局者頗多,視頻會議服務仿佛成了新的風口。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視頻服務的走熱大多依托於疫情下的“居家令”,當“居家令”放開,視頻會議服務還能否火熱依舊就成了最大的問題。對此,楊世界認為,目前視頻會議軟件更多還是一種產品,談不上風口。視頻會議軟件本來就已存在,隻不過疫情的突發加速了它的發展以及市場普及,未來可能只是會更加普遍地存在。   馮華魁也認為,視頻會議的火熱只是短期的事情,很難成為特別大的風口,因為這段時間的使用証明效率也不是特別高,很多事情還需要當面解決,更多情況下視頻會議只是一個應急的策略,隻有極個別的大企業能夠做得起來,中小企業想靠這個創業很難,可能早晚要賣給巨頭,簡單來說可能形成巨頭割據的局面,而不是出現百家爭鳴的局面。 #p#分页标题#e#  但在未來發展方面,楊世界稱,需要關注的其實是雲計算、5G乃至網絡安全方面的綜合競爭。Zoom起來得快,但在疫情之后,如果沒有其他的商業模式進行變現,那麼它很可能會出現一個從上到下的反V字模式。而且國外的互聯網環境也與中國不同,國外政策限制導致它更多是一種半互聯網市場,帶寬本來就貴,又沒有如此之大的用戶量,沒有消費,所以也才出現了此前國外很多視頻公司降低帶寬的情況。從整體上看,視頻會議軟件的發展要從一個更深的維度去看。   值得注意的是,4月中旬,美國無線通信服務運營商Verizon剛剛收購了Zoom的競爭對手視頻會議公司BlueJeans,收購價格接近5億美元。當時Verizon就提到,本次收購后,會將BlueJeans與Verizon的5G戰略進行深度整合,BlueJeans會為企業用戶帶來安全和即時的視頻會議工具。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责任编辑:admin)